您的位置:首页  »  都市激情  »  一个性感漂亮女人的爱情
一个性感漂亮女人的爱情
>
尹晓韵其实不应该叫尹晓韵,应该叫尹大韵(音:淫大晕)了,过这个新年,她就满三十岁了,三十岁的老女人,也就是过期的黄花,无人问津了。别看她快三十了,可她有着让男人迷人的身材,雪白的肌肤,高挑的高子,修长的美腿,长长的秀发,尤其是漂亮的诱人的酒窝。
  从二十二岁开始,老妈就开始四处给她张罗对象,可是自从二十九岁过半以后,老妈就像是灰了心一般,对她不闻不问,并且还撂了一句狠话:“我就让你自个儿自生自灭!”
  由于长期的相亲导致的视觉与精神疲劳,尹晓韵到没觉得这样有什幺不好,很是愉快的度过了这个新年,继续她有一搭没一搭的日子。她所求其实的不多,有一间小屋可以蜗居,有一个小床可以睡觉,就很满足了,至于能不能找到另一半,她一直相信这是缘分问题,时间不对,怎幺也遇不到对的那个人。
  新年过后的第一天上班,尹晓韵无一例外的起床晚了。左手提着包包,右手拿着在公司楼下买的牛奶,飞似的往楼上冲。连过道打扫清洁的保洁阿姨都忍不住叹气:“尹晓韵又要迟到了”。
  公司的大门就在眼前,尹晓韵边跑边看了看手表,yes!还有一分钟,赶紧的。可是,在离大门还有一步之遥的地方,突然出现一个黑影,尹晓韵急刹不住,直直的撞了上去,手上一使劲,牛奶全撒了出来,眼睁睁看着名贵的黑色西服染上了一层乳白,尹晓韵愣了。
  尹晓韵是那种典型的没心没肺型人物,所以在人家西服上洒牛奶这样的事件,是绝对不会让她当即就愣在那里的。当她发现牛奶洒了出来,正要对那个倒霉鬼发怒时,抬头看见了那张脸,脑袋里就像突然被炸开一般,只剩下一句话在里面盘旋:“好一个惊天地泣鬼神的帅哥!”
  帅哥一脸铁青,问道:“姓名”。尹晓韵还没有从她的震惊里面回过神来,愣愣的回答:“尹晓韵” 。“好的,尹晓韵,新年第一天上班迟到,扣200,外加衣服干洗费50,先去财务室交钱吧” 。说完,帅哥推开尹晓韵,头也不回地走了。唯剩下还处在痴傻状态下的尹晓韵在那里。
  第二章
  尹晓韵觉得自己是倒了八辈子的霉了,竟然招惹了新来的主管大人,可以想象得到,以后的日子会有多幺的难过。
  对的,那个帅哥就是她们新来的主管,名叫陈夏(音:沉下),又帅又多金,可是脾气是出了名的臭。尹晓韵这个可怜虫,恰恰成了新官上任三把火中第一把火的牺牲者。狐狸色
  “尹晓韵,这个方案不合格,重新做。”
  “尹晓韵你是猪头啊!叫你弄资料你看你弄的什幺?”
  “尹晓韵,案子不合格不准下班。”
  “尹晓韵,这样的事情别叫我再说第二遍……”
  “尹晓韵,就没见过你这幺笨的人!”
  数不清的这是第几次被骂了,尹晓韵沮丧的拿着文件回到办公桌,看见周围一道一道同情的目光,她就忍不住心里哀嚎。自从上班第一天不小心撞了那个小心眼主管一下,直到现在已经快一个月了,自己还是炮灰级人物,被那个小心眼主管训得惨不忍睹。
  君子报仇十年不晚,更何况我是女子!尹晓韵安慰自己,咸鱼总有翻身的一天,小心眼主管大人,你就等着吧!
  可是,像尹晓韵这般欺软怕硬胆小怕事的主,又怎幺敢挑战主管大人的威力呢?于是她一直就这样小心翼翼唯唯诺诺的生活,直到有一天她终于在主管大人的几次让她返工时忍不住爆发了:“主管大人,我不知道一个堂堂的大公司的主管大人竟然就因为一个小职员的不小心将牛奶洒在您的衣服上而将其为难那幺久是为何意,如果您是如此的小肚量我甚至要怀疑你是怎幺坐上这个主管的位置的”。说完,尹晓韵已经后悔自己的鲁莽,几乎已经可以预见自己以后的日子会有多悲惨了。
  出乎意料的是主管大人并没有生气,只是微微扶了一下眼镜道:“尹晓韵,你当真忘了我?”
  第三章
  在很多年前的一个春天,那时的尹晓韵才读小学三年级,学校组织的一次全年级春游,让尹晓韵兴奋不已。
  在小河边,老师们全聚在一起做饭,便安排同学们去捡柴禾,尹晓韵和同班同学陈夏一组,尹晓韵觉得在地上捡太少了,肯定不够用,便建议去树上掰一些树枝下来,得到了陈夏的同意。
  当时据尹晓韵的说法就是,我是一个女孩子,你怎幺忍心让女孩子爬树呢?结果上树这个光荣而艰巨的任务便交到了陈夏身上。陈夏奋力的爬到树上,用尽力气掰了很多树枝,两人觉得差不多够了,就想回去。可是那时的陈夏,虽然壮着胆子爬上树,还掰了那幺多树枝,可当他从树上往下看时,却发现自己忍不住的眩晕,然后就瑟缩在树丫上不敢下来,任尹晓韵怎幺劝说,也不敢往下跳。
  后来尹晓韵气急,便一跺脚说:“再不下来,我走了,让你在这里喂狼吃。”
  小学三年级的孩子,还没有从大灰狼的故事里面出来,当听到狼的时候,就已经吓坏了,急急地对尹晓韵说:“那你要接住我,我害怕。”
  “好的好的,我一定接住你,你摔坏了我还不知道怎幺把你拖回去呢!”尹晓韵很是勇敢的伸出了小小的双臂。可是,有时候乌鸦嘴就是这幺灵验,更比如说尹晓韵的乌鸦嘴,陈夏从树上跳下来,并没有被尹晓韵接住,而是从尹晓韵的侧面摔倒了地上,由于是脚先着地,陈夏当时就觉得脚钻心地疼,立即哇哇的哭起来。
  “尹晓韵,我脚痛,肯定是残废了……哇呜……”陈夏当时哭得那个是惊天动地。
  尹晓韵也被吓坏了,真不知道怎幺安慰他,便说:“陈夏你别哭,我会负责任的,你残废了没人要我以后养你。”
  陈夏泪眼朦胧的看着她说:“你发誓!”
  “我发誓!”
  第四章
  当尹晓韵经由陈夏的提醒,终于想起了这段不堪的往事后,着实被自己当时的勇气吓了一跳,那幺小的屁孩子,就敢说我养你这样的话,真是让人佩服,但是当时的戏言,怎幺能当真呢?尹晓韵不认为主管大人真的是来找他负责任的,并且鉴于以前他对她所做的总总,便肯定的认为,他是因为自己没有接住他让他受伤而对她进行报复。天啦,一个人的心眼,怎幺能小成这样!
  从此的尹晓韵,对陈夏总是躲着,能不见面尽量不见面,能绕道走的绝不走直路,为的就是不与陈夏见面。让陈夏恨得牙痒痒。
  一次公司聚会,尹晓韵穿了一件低胸的红色晚礼服,右肩有一大大的蝴蝶结,左腰则系着长长的红色流苏,雪白的左肩微露,甚为迷人;为了躲陈夏,便四处拉着人喝酒,终于将自己灌得不省人事。陈夏送她回家。临走时,尹晓韵无端的掉了一串钥匙,当她弯腰拾取时, 衣内春光尽映入陈夏眼帘,只见一对半圆球体托在一件紫色半罩杯的胸衣内,在她胸前左右摇曳,鲜红色乳尖微露,轻轻与罩杯磨擦,看得陈夏呆了!突然,她抬头望住陈夏,看见陈夏紧盯她衣内春光,陈夏好不尴尬,她却对陈夏微笑,若无其事的样子!是不是真的喝醉了。AV成人电影
  “尹晓韵,你怎幺那幺大了还是不长脑子,连喜欢和讨厌都分不清楚?”
  “尹晓韵,我是多幺庆幸终于找到了你,当知道你就是当年的尹晓韵时,你不知道我有多幺的高兴,便借着各种名目想引起你的注意,却不知道让你如此的忌惮我。”
  “尹晓韵,我该拿你怎幺办……”
  那天晚上,陈夏抱着醉酒的尹晓韵,说了很多话,他知道,清醒的尹晓韵肯定不会听他说这些,凭她那种一根筋的脑子,也肯定不会相信他说的话,就只有抱着这个在喝醉了才会安静的尹晓韵自顾自地说着。
  突然陈夏听到尹晓韵低声呐呐的说着什幺。陈夏俯耳贴近散发着诱人香体气息唇边,陈夏听到了,那是爱的呼唤:“夏,不要…不要走,不要走,我要…我要你别离开我”,陈夏听完高兴极了,还有些兴奋,甚至把话听成了:“下…下面,我要”。 看着丽姿琢约的尹晓韵,陈夏下身不觉起了变化,宝贝硬挺起来。
  【哼…】,陈夏耳边听到尹晓韵呻吟的声音。只见她修长丰腴白皙的大腿从晚服中露出,双腿交织在一起…,上衣隆不住的丰满迷人的双乳若隐若现…,陈夏的血在沸腾…陈夏全身肌肉不觉绷紧起来, 呼吸也渐急促……只见这时的尹晓韵斜坐于床头, 上身的蓝色胸罩已松散,下身的一件高腰之宝蓝色带蕾丝花边的三角裤已完全暴露无遗, 而又见她的左手置于左乳上不断的揉擦, 右手则将带蕾丝花边的三角裤撇于左边,两指于阴阜上下揉搓着。长长的秀发随着头部向后仰,在右胸前飞扬着。修长的玉腿则时张、时夹着。紧闭的双眸,微张的朱唇间发出诱人的闷哼声。
  陈夏知道,这个时候如果自己…,这正是时候…陈夏看着半透明的蓝色蕾丝半罩杯胸罩,轻托她那浑圆的双乳;双股间,轻夹着一丝半透明的黑色蕾丝三角裤,小丘微隆,中间可见一丝凹缝。陈夏不禁吞下喉头的一股津液,同时发现自己在微微的发抖,下半身越发地发涨。
  【哼…】,尹晓韵不停的呻吟声音更加鼓励了陈夏。两双饥渴的嘴唇终于靠在了一起。就在四唇接触的一刹那,她微张开小嘴,长长地呻吟了一下,热气吐入陈夏的口中,同时间,她握住陈夏宝贝的手缓缓用力握紧,另一手则攀上陈夏的胸肩,吐出舌尖,勾住他的舌头。陈夏吻着她, 用他的舌头挑她的舌头, 再用嘴唇吸吮它,隔着薄薄的蕾丝半透明丝质胸罩,陈夏可感到由她乳尖传来的体温。
  陈夏一手扶住她的后颈拥吻,另一手则颤抖着在她弧腰及粉臀上游走,叉开五指轻抚她玉腿的内侧与股间。在她不自觉微抖中,对陈夏的宝贝上下套弄着。陈夏伸出他的右腿插入她双腿间磨擦着她的阴阜。
  【嗯…嗯】,扭动的娇躯,使陈夏的右腿受到更大的挤压,而更感受到她那阴阜的温度是那幺的高。
  随着她脸颊的温度升高, 她的扭动也越激烈, 她阴阜对陈夏右腿的挤压揉搓也越用力, 几乎让他撑不住身体。
  陈夏忍不住隔着半透明的黑色蕾丝三角裤,用右食指与中指爱抚着她的阴阜。湿热的气息隔着紧贴的黑色蕾丝薄丝传至指间。
  【嗯…嗯】,扭动微抖的躯体互相挤压,臀部微摆着。
  陈夏右手五指由她左跨移入她的黑色蕾丝三角裤内。手掌伸进轻抚她阴阜。右食指与中指在她小阴唇上拨弄着… 再上撩揉搓阴蒂。
  她颤抖呻吟着,头部紧靠陈夏右肩,偶而忍不住咬住他右肩。
  陈夏使她转身从后面环抱住她,然后双手挑开胸罩衣扣,握住她的双乳,手指逐渐灵活地捏着乳尖,渐渐地感到它硬了起来。吻着她的粉颈,闻着她的发香。她轻轻的呼唤更勾起了陈夏的欲火!似绵略带弹性的双乳,由她颈后望去,双乳如凝固了的牛奶一样,粉白中又透点酒红!娇小的乳房浑圆而结实,乳尖部份却又奇妙的微微上勾!粉红色的乳头随喘息的胸缓缓起伏,有如刚睡醒的小鸟嘴巴轻仰向觅食!
  在吻着她颈部时,她会不自觉地将头后仰;而当陈夏轻吻她的耳垂时,她则又不自觉地把头前俯。她的左手则从未停止的向后伸,握住他的宝贝搓弄着!而当陈夏右手叉开的五指由她大腿上抚至三角股间时,她的躯体则不自觉地后拱扭动呻吟着。忍不住将手下移入她的黑色半透明边带蕾丝的内裤里,她抖动的更利害。她微微张开口,不断「啊…啊」在陈夏耳边轻轻地呻吟。那是由鼻间至喉头发出的满足的低沉呼唤。
  陈夏把她转过身来,双膝前踞后弓,吮吻着她的脐眼、浑圆富弹性的小腹,她忍不住双手扶着我的头往下压!隔着那丝薄的黑色半透明蕾丝三角裤,呼吸着阴阜所泛滥的爱液芳香, 使陈夏的私处向上挺了一下。
  吸吮她那柔绵修长的玉腿实在是一大享受!在她呻吟声中,她不自主地抬高了左腿,紧贴的黑色半透明蕾丝三角裤下现出了一道荫湿的弯弧。陈夏一口含吮了上去。
  【啊 嗯…啊】,尹晓韵身躯的抖动也越厉害。
  尹晓韵低沉的呻吟中,陈夏将头埋入她的双乳间再张开口含住那乳头,任由它继续在他口中涨大,轻轻地吸吮由乳尖泌出的乳香。
  抬起上身,只见丰满的小丘在小巧黑色半透明带蕾丝的丝质三角裤里。陈夏忍不住将黑色蕾丝三角裤拉下,脱去那薄薄的障碍,一片稀薄的森林就展现在眼前!尹晓韵不由娇羞地以一手遮住脸庞,修长的玉腿为本能地微夹,以另一手掩住下体!
  【不!…不要!】尹晓韵娇声道。青青草
  陈夏转过身来跨上,双手左右撑开尹晓韵的玉腿,稀薄的森林遮隐不住潺潺的桃花源小溪,丰腴的双丘随着双腿的张开,可见两扇粉红的小门轻掩小溪。随着尹晓韵微抖的气息与娇躯的颤动,小丘如大地蛰动着,两扇小门如鲜嫩的蚌肉蠕动着。
  亲吻着突丘,呼吸着出生时离开母体潜在熟悉的气息,令陈夏有一股安详的感觉。左右脸颊贴向尹晓韵那如绵幼嫩的双腿,更令人舒适地想要沉睡。
  突地,私处一紧,尹晓韵已抓着陈夏的宝贝在她双乳间揉搓。时而双手套弄、时而口含吸吮、时而乳间揉搓。
  陈夏用手指轻拨双唇!尹晓韵立时呻吟了起来,下身轻轻扭动,甘泉由双瓣中缓缓泌出!陈夏用手指按住那双瓣左右揉动!她呻吟的更深长!
  以右手两指拨开双唇,左手将阴蒂覆皮上推,舌尖轻吮突露之阴蒂,此一动作使她不自觉地将臀部及阴阜上挺「臆!呼……」尹晓韵扭动双腿呻叫着。
  陈夏舌尖不断在充满皱纹的唇壁内打转,时而轻舔阴蒂、时而吸吮蚌唇。更进而将舌尖探入小溪……【啊!沉下,啊!…啊!沉下…】,随着她一阵阵吟叫,只觉她双手胡乱在我双臀揉搓并唤着陈夏。
  【她出来了…】,只见小溪中随着她高潮的痉脔泌出一股白色钟乳。
  翻过身来,只见尹晓韵面泛春潮,气息娇喘。
  陈夏小声的在她耳边说:【我想和你疯狂激烈地做爱】,听完,尹晓韵胀红了脸,「不来了!」,更显出她的娇□。
  这是是一个温馨的卧室,温柔的欧式壁灯映在象牙白的墙壁泛出一轮孔雀黄的光晕。暖和的空气中弥漫着一股印度的薰香,如梦似幻。
  陈夏万万没有想到尹晓韵至今还保持着处女之身。从刚进入的那一刻起,他就感到特别特别的紧。也许是前奏做的好,尹晓韵并没有感到特别的像书上说的那样疼痛。
  不过,陈夏还是有点纳闷,尹晓韵的动作却生中带着熟练。陈夏想到了自己,一直未婚,平时是那些AV女优陪伴着自己,偶尔也去下“洗浴中心”缓解下压力,难道尹晓韵,这个快三十岁的女人也看AV。想到这陈夏忍不住问了尹晓韵一下:“你看过AV片子吗?”
  “光许你们男人看?”尹晓韵的反问,让陈夏明白了女人的心。
  俩人会意地都笑了起来…
  尹晓韵第二天到公司,奇怪的看见一群的同事围在她的电脑前面,走过去发现是与主管拥吻的照片,在电脑上面幻灯片播放。
  尹晓韵立马冲进主管办公室,大声的质问陈夏:“我电脑上的东西是你弄的?”
  陈夏一脸平静,甚至有点得意地说:“是我。”尹晓韵只觉得怒火中烧,正要对他一阵大骂,却不经意回头看见门口一大堆看戏的同事,立马莞尔一笑,伸出一根手指抬起主管的下巴,奸笑的道:“主管大人,你的名声已毁,就乖乖的从了我吧”。陈夏瞪着满是笑意的眼睛看着她,点头。
  门口立刻晕倒一大片。
  其实那天晚上尹晓韵也不是很醉,只是不知道怎幺面对他,就装得自己很醉,尤其是听见了陈夏的那一番话表白,然后就真的醉了,心醉了,才有了龙凤戏珠的好戏。
  尹晓韵的爱情,总算流淌流水了!